当前位置: 沣水坝怀资讯 > 文化 >理解彼得·汉德克的三个关键词

理解彼得·汉德克的三个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12-01 18:01:13 人气:4052

写一篇文章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将于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上7点宣布。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以表彰他们的文学成就。

陪审团认为汉德克“用影响深远的作品和语言的独创性探索了人类经验的边缘和特殊性”。

但是在中国,汉德克的书不受读者欢迎,分数基本在7分左右。读者无法在他的作品中看到预期的故事。要进入这位作家的世界,首先必须了解许多事情,包括他对叙事的期望、南斯拉夫的历史和他的艺术追求。

理解彼得·汉德克的三个关键词

疲倦

彼得·汉德克的眼睛不能长时间停留在同一个地方。当他2016年来到中国时,他无法忍受媒体记者的提问。他不明白为什么作家必须承担一个接一个解释“为什么”的义务。他问提问者为什么他们不走在街上,在外面观察更多。这一人物及其形成视角对韩珂作品的影响也非常明显。

在汉德克的小说中,几乎每个角色都有一个相似的情感主题:厌倦了当前主体与世界的关系,然后站起来走向另一个边缘。汉德克的书中不存在固定的意识形态秩序。人物必须站起来行走,从与现实的接触和观察中获得一些解脱。这种“厌倦”不仅表现了孤独个体的感觉,也意味着一种多元的“我们”厌倦。汉克的大部分叙述都徘徊在两者之间。

例如,守门员约瑟夫·布洛赫(Joseph Bloch)在汉德克的著名小说《点球大战中守门员的焦虑》开始时被迫面对生命的终结,这部小说后来被温德斯拍成电影。当他早上报到上班时,他得知自己被解雇了。因此,他开始漫无目的地在世界上行走。他在一家餐馆遇到一名女服务员,与她发生了一夜情,并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勒死了她——动机是什么?唯一可能的解释是袭击前布洛赫与女服务员的对话。躺在酒店的床上,两人之间的对话再次让布洛赫感到厌倦现实,从而产生了强烈的逃跑欲望。"她所提到的一切使他无法说话,但令他烦恼的是,她可以自由使用他所说的话——这是他的印象。"最后,当女服务员问他“你今天要去上班吗”时,这种厌倦的日常秩序感又一次落到了布洛赫身上。他突然抓住女孩的脖子,结束了这一切。

“守门员在点球面前的焦虑”

作者:[·奥地利]彼得·汉德克

译者:张史圣/谢颖颖/张艳/陈佳

版本:世纪观/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1月

然而,汉德克作品中的另一种“我们的”厌学更能反映他对现实的关注,也更能批判西方社会。在2001年出版的《论疲劳》中,汉德克直接解释了他对这个概念的解释:

我说的是和平的厌倦和中场休息的厌倦。在那些时刻,这是一个平静的场景,中央公园也是如此。令人惊讶的是,我的疲倦似乎是为了那里的暂时和平而一起工作,因为它的眼睛分别缓解了暴力、争论的姿态,甚至是不友好行为的萌芽?少一点?-通过一种完全不同于蔑视——有时是创造性的厌倦——的同情来消除同情:同情就是理解。

汉德克在《疲劳论》中频繁提及浪漫主义形象,这是当前西方媒体的话语。在汉德克看来,他们总是用同样的逻辑和观点对待一切。媒体思维已经取代了人类思维。屏幕前的人对待事件的态度是看到一切,知道一切。也许最令汉德克厌恶的是西方对南斯拉夫的态度,这给他带来了许多争议。北约轰炸南斯拉夫时,他谴责西方的做法,并参加了塞尔维亚前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的葬礼。他被欧洲媒体批评为法西斯分子,他的戏剧被撤下了舞台。尽管如此,汉德克并没有对这些论点表现出软弱。他坚信从观察和个人接触中获得的真理。

"但是这种疲劳有变成傲慢的危险吗?"他在书中向读者提出了这个问题。

论疲劳

作者:peter handke

译者:陈敏/陈佳/王文和

版本:世纪观/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10月

异国他乡

为了摆脱思维的惯性,通过观察来理解世界,彼得·汉德克需要时刻把自己投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这也有成长经历的影响。汉德克的母亲是斯洛文尼亚人,父亲是德国军官,继父也是德国人,但他的父母更有可能以汉德克生活中空缺的形式存在。他第一次见到亲生父亲是在他19岁的时候。1970年,他母亲再次自杀。虽然是德国作家,但汉德克对德国、奥地利和他母亲的家乡斯洛文尼亚没有明确的归属感。他必须从一开始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理解每个地方。

他已经多次踏上南斯拉夫。1995年,他游历塞尔维亚,写了一本颇有争议的游记《多瑙河、萨瓦河、莫拉瓦河和德里纳河冬季之旅或塞尔维亚正义》。当时,主流西方媒体认为塞尔维亚是种族灭绝的罪魁祸首,而汉德克对这种单一的思维方式深表怀疑。“这里接连发生的事件不仅是我对你所习惯的主要新闻报道的怀疑,这些报道可能是机械性的,而且也是关于这件事本身的一些问题:是否证实对萨拉热窝马尔卡市场的两次袭击确实是波斯尼亚塞族人所为?”"难道有一天这场战争的历史不会以另一种方式书写吗?"

2016年11月5日,《北京新闻书评周刊》的封面人物彼得·汉德克专题报道。

在叙述中,即使对象从政治事件变成了个人,彼得.汉德克的作品也充满了奇怪的感觉和奇怪的瞬间。他经常用这种方式摆脱语言带来的束缚。例如,在德语中,人们经常称邻近的南斯拉夫人为“从下面来的人”。这种明显带有偏见的语言被韩克拒绝了。他想以自己的方式找到一种真正的语言,这就要求作者把自己从熟悉的语言环境中驱逐出去,越过边界,进入异国他乡。

在小说中,我们经常可以读到汉德克对许多德语单词和世界的理解,这种理解是在斯洛文尼亚或其他外国捕捉到的。例如,在《到第九个王国》中,汉德克写道,“姆莱科和克鲁布的翻译不是要翻译成另一种语言,而是要回到那些图像,回到童年的文字,回到牛奶和面包的第一个图像的翻译...这个有缺陷的国家只有和我的祖国的财富相比才能被认为是一个“世界”。

“叙述”的概念对韩珂来说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人们经常问文学如何才能获得自由,当然有很多方法。在汉德克的文学中,这种方法是“叙述”,它用对词语和世界全新的理解把每一刻都变成了一个奇怪的时刻。它将疲惫的自我状态推向陌生人的心理状态,脱离历史和习俗,从而获得自我观察的真理和本质。汉德克在许多作品中提到的“第九王国”可能就是这一点的集中反映。

第九王国

“第九王国”是汉德克作品中经常出现的一个诗歌概念。它并没有特指一个理想的国家——虽然他在面对斯洛文尼亚时有更多的感受,但正如他所说,它毕竟也是一个有缺陷的国家,只是他在那种外国环境中获得了更多关于自由和理想的经验。

“敬第九王国”

作者:peter handke

译者:韩瑞祥版本:世纪观|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5月

“第九王国”可以说是汉德克在小说中秘密追求的理想状态。在《到第九王国》这部小说中,一个与作者自身经历相关的叙述可能解释了这一点。Handke童年的一部分时间是在一所男校度过的,那里的管理模式僵化,学生们感觉不到自由。然后有一天,他的母亲告诉他,她准备让他离开男校,进入一所普通学校。汉克这时非常激动。当他描述这种情感时,与“王国”相关的词语也首次出现在书中:

这是在他一生中积累的寂静中产生的声音,就这一次。这种积累可能只是为了在唯一的时刻抓住正确的机会...它的臣民有他们的地位和王国。这也是一个轻快、激动人心、几乎是跳舞的声音...如果我被要求说出我当时的感受,那就不是“放松”、“快乐”或“快乐”,而是“轻”,几乎太轻了。

这种具体的描述会让许多不熟悉汉德克作品的读者感到困惑。在他的作品中,叙事创造了一个属于个人的世界,帮助他们摆脱现实的烦恼。汉德克所描述的一切都是从历史和厌倦中退出的,因此“第九王国”在汉德克的作品中成为一个形而上的空间,可以象征所有的叙事理想。

1991年,他还写了一篇题为“梦想家告别第九个王国”的文章。尽管它更加悲观和批判,但它描写了南斯拉夫的逝去。斯洛文尼亚人选择搬到“欧洲”或“西方”,告别他们的家园。这也包含了作者本人的失望。他期待给读者带来叙述——无论是西方、南斯拉夫还是其他地区——和观察到的真相。他期待着取代图像和事件叙事,让人们了解南斯拉夫和各地区之间的和解,但实际结果令人失望。然而,他在“第九王国”中所拥有的一切:自由、太多的光,以及通过童话世界这样的词语呈现的事物也都被打破了。像另一位奥地利作家伯恩哈德一样,彼得·汉德克也是一位蔑视文学奖的作家。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说,诺贝尔文学奖非常需要他。有必要以这种聚焦世界的方式,让人们重新关注汉德克文学的价值,从而对现实做出一些细微的改变。

享受阅读

彼得·汉德克的《责骂观众》

责骂观众

作者:peter handke

译者:梁希江、傅天海、顾牧

版本:世纪观|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1月

1966年,在普林斯顿召开的“四月七日协会”会议上,彼得·汉德克以他的戏剧《责骂观众》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剧中没有场景、情节或人物,只有四名演员直接向舞台上的观众倾吐他们的故事。

我不在乎语言规则。我违反了语言规则。我不假思索地说了些什么。我盲目地赋予世界上的物体各种各样的属性。我盲目地把代表物体的词语赋予代表物体性质的词语。我盲目地用文字来表达观察世界的物体的性质。我说物体已经死了。我说各种形式是丰富多彩的。我说悲伤是阴郁的。我说疯狂是极端的。我说激情是炽热的。我说愤怒是脸红的。我说最后期限难以形容。我说成长环境是真实的。我说过自然是自由的。我说恐惧是恐慌。我说笑是解放。我说过自由是不可或缺的。我说过忠诚是众所周知的。我说雾是乳白色的。我说表面很光滑。我严格地说是旧约。我说过罪人很穷。我说过尊严是一种天赋。我说炸弹很危险。我说这课很有用。我说黑暗很重。我说道德是虚伪的。我说边界很模糊。我说举起你的食指是道学的。我说怀疑是有创造性的。我说信任是盲目的。我说气氛是现实的。我说过矛盾会带来好处。我说新的理解是为了未来。我说正直是理智的。我说资本是腐败的。我说这不敏感。我说过对世界的理解是扭曲的。我说意识形态是错误的。我说世界观是模糊的。我说批评是建设性的。我说过科学是不偏不倚的。我说过准确性是科学的。我说皮肤很嫩。我说结果触手可及。我说这次谈话很有用。我说教条是僵化的。我说讨论是必要的。我说观点是主观的。我说激情是空虚的。我说神秘主义是模糊的。我说这个想法不成熟。我说游戏没用。我说单调令人筋疲力尽。我说这种现象是透明的。我说过存在是真实的。我说事实是深刻的。我说谎言是肤浅的。我说生活是多彩的。我说过钱是次要的。我说事实很简单。我说过这一刻是珍贵的。我说战争只是。我说过和平不可靠。我说负担是多余的。我说过对立是无法调节的。我说前线不动了。我说宇宙是弯曲的。我说雪是白色的。我说水在流动。我说烟灰是黑色的。我说球是圆的。我说过有些事是肯定的。我说极限是最大的。

《责骂观众》彩排照片将于2019年10月10日至11月21日在柏林德意志剧院重新上演。

我阅读和倾听。我仔细地盯着它。我盯着那些被认为无礼的东西,仔细地看着它们。只要我不仔细看,我就不会盯着无视其义务的物体。我没有注意,只要我没有注意,那将是一个狭隘的事件。我没有按照规定的态度去注意这件事。只要我注意到那些会揭露真相的事件,我就不会把目光从它们身上移开。当我回头看时,我回头看,看起来很没教养。当我怯懦地把目光移开时,我把目光移开了。我倾听那些失去诚信的人,只要他们倾听。我参观了禁区。我参观了有倒塌危险的房子。我没有看着和我说话的人。我没有看着和我说话的人。我看过不值得看的电影,应该被拒绝。我听了大众媒体上的仇恨言论。我没买票就看了比赛。我盯着陌生人看了一会儿。我没有戴太阳镜,看着太阳。做爱时我睁大眼睛。

我吃了。我吃得太多了。我暴饮暴食。我吞下食物和饮料。我吃了四种元素。我呼出和吸入四种元素。我吃饭时没有节制。我没有以健康的方式呼吸。只要我呼吸,我呼吸的空气就会降低我的地位。有害时我吸入。我在大斋节吃肉。我没有戴防毒面具呼吸。我在大路上吃饭。我吸入了废气。我没有用刀叉吃饭。我没有让自己平静地呼吸。我用牙齿吃圣面包。我没有用鼻子呼吸。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2019年10月12日的《北京新闻评论周刊》b04和b05版上。)

作者:宫古

编者:董子木;校对:翟永军

“主题”b01 |属于2018-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记忆

“主题”b02 |托卡马克用现实和梦想粉碎天空

【主题】b03 |欣赏

“主题”b04 |理解彼得·汉德克的三个关键词

《主题》b05 |梁希江他不认为自己是先锋作家&彼得·汉德克的《骂观众》

“主题”b06 |丑闻之后的诺贝尔奖:争议时代的文学选择

《文学》b07 |舍伍德·安德森的真实生活史是一部瞬间的历史

《文古》b08~b09 |陈寅恪50周年纪念

《传记》b10 |《鸽子隧道》是间谍和小说写作的完美搭配。

《书恋》b11 |《人类起源的故事》等四本书

《生活》b12 |莫言对勒克莱齐奥:家乡是一个开放的概念

快三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龙虎斗游戏 江苏快三投注

热门推荐

Baby出道嫩模照曝光,画吊梢眉配大眼线似猫咪,满面胶原蛋白

猜你喜欢